<rt id="wwsgu"><small id="wwsgu"></small></rt>
<object id="wwsgu"><wbr id="wwsgu"></wbr></object>
<acronym id="wwsgu"><center id="wwsgu"></center></acronym>
<acronym id="wwsgu"><center id="wwsgu"></center></acronym><acronym id="wwsgu"><small id="wwsgu"></small></acronym>
<acronym id="wwsgu"><optgroup id="wwsgu"></optgroup></acronym>
<sup id="wwsgu"></sup>

是否凡事皆有價

陳劍2023-11-13 22:43

陳劍/文

在經濟史的長河中,資本定價一直是一個核心議題。從黃仁宇的《萬歷十五年》到歐洲的“價格革命”,再到卡爾·馬克思的《資本論》莫不如此。我們可以看到,對于經濟生活的方方面面進行標準化資本定價的重要性是不可忽視的。而格致出版社最近翻譯出版的新生代經濟史學家伊萊·庫克的名作《為進步定價:美國經濟指標演變簡史》,又為我們提供了一個有趣的視角?!稙檫M步定價》一書深入探討了美國人如何開始用貨幣單位來衡量社會的進步和福祉。在以GDP為主導的現代世界中,價格不僅成為商品和服務的標準衡量標準,而且成為環境、社區、國家甚至個人自我價值的標準衡量標準。伊萊·庫克追溯了現代社會如何采用資本主義的貨幣化價值作為人類繁榮的指標的歷史,擺脫了早期沒有為日常生活賦予貨幣價值的社會和道德指標。

庫克在現代資本主義的背景下探索了經濟指標的起源,觸及了英國圈地、加勒比奴隸制、美國工業化、經濟思想和企業影響力的歷史。他深入研究了最大化市場生產的目標如何成為美國經濟和社會政策的主要目標。書中強調了商業中使用的量化技術,如鐵路、紡織品、房地產和種植園,如何開始滲透到社會的各個方面。由于國家被視為利潤的資本化投資,其居民的進步,無論是自由的還是被奴役的,都是根據他們賺錢的能力來評估的。

書中涉及的美國經濟史的三個關鍵節點頗為引人注目:第一,1791年美國首任財政部長哈密爾頓發布《制造業報告》,在這份報告中,哈密爾頓已經意識到生產力數據的重要性,但還沒有進化到以貨幣統一衡量各項經濟指標的地步;第二,1865年美國總統林肯任命經濟學家大衛·艾姆斯·威爾斯為國家稅務委員會主席,他幫助創建了美國統計局并為美國稅收建立了實證基礎,隨著內戰之后美國聯邦政府的行政能力大大增強,以及統計數字的持續收集,威爾斯在1869年預測了GDP和國民收入;第三,1934年美國國家經濟研究局(NBER,成立于1920年)的經濟學家西蒙·庫茲涅茨發明了官方認可的國民生產總值(GNP),這也是后來廣泛采用的國內生產總值(GDP)的前身,而這被稱為是20世紀人類最偉大的發明之一。庫茲涅茨對經濟學轉變為經驗科學以及數量經濟史的形成做出了決定性的貢獻,他于1971年獲得了諾貝爾經濟學獎。

很明顯,這三個節點代表了美國的經濟指標從“生產力統計數字”、“稅基的資本化統計”和“全部經濟活動的貨幣統計”的發展趨勢,這對于美國的現代財政、金融、貨幣、稅收政策都起到了積極的作用,也見證了這個在1776年才剛剛獨立,僅有2百萬人口,經濟總量僅相當于當時英國的30%的新興國家的迅速崛起。

這不禁讓人想到,這一套以貨幣為萬物定價的機制,是否就是黃仁宇在《萬歷十五年》中所說,明朝所欠缺的數目字管理呢?

黃仁宇在《萬歷十五年》中詳細描述了明朝的經濟困境。明朝的統治者未能有效地管理和控制國家的經濟,導致了貨幣貶值、物價上漲和社會不穩定。黃仁宇特別指出,明朝不善于采用數字管理,這使得國家在經濟決策上缺乏明確的方向和策略。地理大發現,大量的新大陸白銀流入歐洲,隨后通過貿易進入中國。明朝的白銀需求主要是因為其稅收制度——“一條鞭法”,要求農民用白銀繳稅。白銀的大量流入促進了明朝的貨幣經濟和商業發展。但同時,過多的白銀供給也導致了貨幣貶值和物價上漲,這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明朝的經濟穩定。張居正的稅制改革隨著他在萬歷十年壯年早逝半途而廢,而對于工商業、貿易不能有效征稅,以及來自新大陸的白銀銳減,使得政府的財政逐漸枯竭。大明王朝看似亡于農民起義和滿清,但衰敗的根源在于財政枯竭,而禍根早在萬歷年間已經埋下。

萬歷十五年,正好是歐洲近代史上的1587年,歐洲的“價格革命”正方興未艾。但價格革命給歐洲卻帶來了完全不同的結局。在16世紀到17世紀,歐洲經歷了一場明顯的物價上漲,原因之一是新大陸的貴金屬大量涌入,導致貨幣貶值。價格上漲促使商人和制造商尋找新的生產和銷售方法,從而促進了工業和商業的發展;投資規模的擴大,需要全社會資本的參與,探險不再是君主的專利,各家東印度公司的公開募資需要對于風險及回報進行更加準確的資本定價。

這兩個歷史事件看似相類,但結果迥異,其實都凸顯了硬幣的兩面:沒有有效的資本定價機制對于經濟進行衡量、管理、征稅,財政陷入崩潰;具備有效的資本定價機制,經濟相對就能夠更加健康發展。當然,具體的原因更為復雜,但毫無疑問,資本主義的發展與標準化資本定價密不可分。

關于數目字管理的目標,黃仁宇先生在《中國大歷史》附錄《我們的問題,我們的思考》一文中給出了他的答案,他認為如果一個國家能使各種經濟要素能夠公平而自由地交換,那這個國家就是在數目字上可管理的,其具體表現在三個方面:第一,信用廣泛地展開,資金廣泛地流通;第二,經理和所有權的分離,經理人才可以自由地流動;第三,服務性質的事業盤活,如交通通信,法庭與保險事業等。

在黃仁宇看來,數目字管理就是貨幣管理,就是用貨幣或金融來對社會上的萬事萬物進行衡量(也就是定價)并且可以通過貨幣的方式進行管理。通過明確產權使得人們可以對擁有的資源可以包括分割之類的各種處理,讓資源可以公平自由流通(在交易市場自然而然需要運用到貨幣或者金融政策),從而利于社會中財富的積累。關于這一點,黃仁宇在其回憶錄《黃河青山》表述得比較清楚。

“如果社會可以接受財產權絕對且至高無上,一切就可以加加減減,可以繼承、轉移及交付信托。因此,物質生活的所有層面,不論是私人或公共,就可以在數字上處理。財富的可交換性利于財富的累積,創造出動態的環境。”

黃仁宇認為數目字管理,意味著:“財政上各種端倪必須全部用商業習慣管制,各種度量衡的單位必須標準化,可能相互交換的品物與程度也需要公認,且能由獨立的機構監督;官僚不許以技術為主,不能以意識形態和人事關系變更初衷……大多數民間事業也須公司化……統而言之,一切要在數目字上管理。實際上我們可以看到,數目字管理實實在在就是要將一個農業的社會系統改造成一個商業的社會系統,這期間的關鍵就是用貨幣或者是經濟手段對社會進行商業化改造。”

如此看來,黃仁宇先生在這個側面與本書的宗旨“為進步定價”倒是不謀而合,因為書名“PricingProgress”的另外一層含義就是定價的進步:由于更合理的定價,促進更合理的進步。

庫克從價值的量化和進步的貨幣化的角度,為資本主義的歷史提供了新的視角。這個角度在其他作品中并不常見,使《為進步定價》成為獨特的貢獻。這本書的研究深入美國200余年的歷史背景,為讀者提供了對美國經濟思想和實踐演變的全面了解。在今天的世界里,一切都在被量化和貨幣化,了解這一趨勢的歷史根源至關重要。

庫克也強調了僅僅依靠經濟指標來衡量社會福利和道德目標的危險和局限性。這是挑戰了資本主義體系中價值和進步的傳統理解。它促使讀者批判性地思考社會如何衡量成功和進步,以及貨幣化生活的每一個方面的含義。雖然對某些讀者來說知識點可能有點密集,但那些希望深入研究的受眾會發現它是一次有益的閱讀。

《為進步定價》探討了如何將一切都“定價”,從勞動到自然資源,再到人的生命。他指出,這種標準化的資本定價方式不僅僅是陷入困境經濟體系的核心,也是經濟的穩定和增長的關鍵。通過對各種資源和服務進行標準化定價,稅收能夠更有效地分配資源,促進生產和消費,從而推動經濟增長。

結合兩部經濟史學著作,我們可以得出一個明確的結論:標準化資本定價是經濟穩定和增長的關鍵。無論是古代明朝,還是現代社會,有效的資本定價機制都是保證經濟健康的有效保障,不僅可以防止物價的無序上漲,還可以保證資源的有效配置,促進經濟的穩定和增長。

歷史和現代的經驗都告訴我們,標準化資本定價的重要性不容忽視。為了保證經濟的穩定和增長,我們必須重視和完善這一機制。